字幕网app病毒

未分类

字幕网app病毒

第1023章這步棋,並不糟

歐陽黎亭沒想到慕容景有這種本事。

他居然把遠在北淵王庭的顏奉知給擄走瞭!

顏奉知不是別人,他正是北淵的大將軍,是歐陽黎瑞的親舅舅!

慕容景這一招,驚動瞭北淵皇帝。

同時,北淵皇帝也知道瞭,歐陽黎亭手裡捏著雲墨的大將軍。

北淵大臣分為兩派,朝堂上爭吵不斷。

一派是支持二皇子歐陽黎瑞的,這些大臣主張換人。

另一派,自然是支持太子歐陽黎亭的,這些大臣也主張換人。

雖然同是換人,但與前一個‘換人’不是一個意思。

前一個換人,是讓太子歐陽黎亭拿蘇遠道換回顏奉知。

後一個換人,則是‘大將軍’之位換人,也就是撤瞭顏奉知的軍銜,換個人頂上。

顏奉知之前裝病,把出兵琉夏的立功機會給瞭外甥歐陽黎瑞,這就給瞭大臣們攻訐的理由:與雲墨的戰事正酣,正是用人之際,大將軍還一病就病那麼久,實在是占著茅坑不拉屎,不如換個人!

朝堂上吵得很兇。

北淵皇帝沒有立即表態。

邊關這邊,歐陽黎亭跟前也不清凈——歐陽黎瑞來鬧事瞭。

“臣弟之前說什麼來著!”歐陽黎瑞情緒激動地指責道:“早早提瞭條件,還能讓雲墨退兵!多多少少也算是有好處瞭!現在可好!逼得雲墨也出這種損招!皇兄還不準備換人麼!”

歐陽黎瑞很緊張。

特別緊張。

雖然他現在聲勢看起來猛,但內心是虛的。

他瞭解歐陽黎亭,所以才更害怕。

歐陽黎亭很有可能執意不換人,趁這個機會除掉顏奉知。

如此一來,歐陽黎瑞背後就少瞭一座大靠山。

歐陽黎亭面上看不出情緒。

與歐陽黎瑞的激動相比,他則顯得很淡定。

“皇弟何必如此著急,大將軍吉人自有天相,不會有事的。”

他越淡定,歐陽黎瑞就越著急。

“皇兄這話是什麼意思?什麼叫吉人自有天相!你是不準備救人瞭?!”

“人,自然要救。”

歐陽黎亭沉穩道,“但,不是你說的這個救法。”

歐陽黎瑞徹底怒瞭。

“歐陽黎亭!你就是故意的吧!你巴不得我舅舅有去無回是不是?明明答應換人就能將人救回來,你卻推三阻四找理由!”

“是。”

歐陽黎亭面色十分坦蕩的道:“本宮的確盼著你舅舅有去無回,你少瞭一個助力,本宮就少瞭一個阻礙,何樂而不為。”

“你!”

歐陽黎瑞氣得就要拔劍,被身邊的屬下死死攔住瞭。

“歐陽黎亭!你別太過分!將事情做絕,你就不怕被人詬病?!”

莫回斜斜攔在瞭前面。

歐陽黎亭示意他退下。

歐陽黎瑞也罵攔著他的屬下道:“給我松開!”

得瞭自由,歐陽黎瑞放狠話道:“歐陽黎亭,你要是不答應將我舅舅換回來,看我怎麼對付你!”

歐陽黎亭並不接受他的威脅。

“你隨意。”

此行交涉不成功,歐陽黎瑞帶著屬下怒氣沖沖地走瞭。

人走幹凈之後,莫回才出聲道:“主子,真的不答應換人?”

歐陽黎亭背過身,將面色隱藏。

“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,除掉顏奉知,歐陽黎瑞就沒有實力與本宮抗衡瞭。”

莫回臉色擔憂。

“可是主子,二皇子的話有道理,如果您這個時候不救大將軍,會落人話柄的。”

歐陽黎亭沒有立即回答。

好一會兒,他才道:“歐陽黎瑞想篡本宮的位也不是一日兩日瞭,他的心思路人皆知,他那三個舅舅做的好事父皇也一清二楚,就算本宮這次落瞭話柄,父皇也不會怪罪的。”

莫回一驚。

“若是皇上……”

歐陽黎亭知曉莫回的意思,他打斷道:“即便父皇來瞭聖旨,本宮也不怕。”

莫回手心裡冒瞭汗。

似乎察覺到莫回的緊張,歐陽黎亭轉過身來。

“歐陽黎瑞背後勢力太大,父皇也忌憚著,說不定,他也打算著趁機除掉顏奉知。”

莫回松瞭一口氣。

“主子的意思是,皇上並不會給您下旨?”

“不是。”

歐陽黎亭眸子裡是看不明白的情緒,“父皇是個聰明人,他當然不會做得這麼明目張膽,隻怕,這罵名還得本宮來背。”

歐陽黎亭很瞭解他父皇。

他父皇一定會下旨。

但是心裡肯定盼著他抗旨。

然後,再給他來個不輕不重的懲治,以此安撫顏傢,此事就算揭過瞭。

歐陽黎亭看得很透徹。

所以他並無忌憚。

————

抓顏奉知的事,是江卓和朝陽一起去幹的。

雪影衛行動迅速,很快就把人綁回來瞭。

慕容景派人給歐陽黎亭遞話。

不過一個時辰,就收到瞭回復。

寇清揚皺著眉,將回復稟告:“王爺,歐陽黎亭並不同意用顏奉知換,他……依舊堅持之前的條件。”

慕容景並不失望。

綁來顏奉知,能換人最好,就算不能換人,也能讓歐陽黎瑞和歐陽黎亭杠上。

有顏奉知在手,歐陽黎瑞便不敢輕舉妄動,同時,他還能稍稍牽制歐陽黎亭。

這步棋,並不糟。

三日之後。

歐陽黎亭果然等來瞭聖旨。

聖旨的內容,不出他所料。

跟來宣旨的人,是兵部尚書——歐陽黎瑞另一個舅舅。

歐陽黎瑞可算是找到瞭靠山。

他當著眾人的面,斥道:“皇兄,還不接旨?難不成你要抗旨嗎!”

兵部尚書不太贊同地看瞭外甥一眼,然後沉聲道:“太子殿下,接旨吧!”

莫回很佩服地看瞭他傢主子一眼,居然料得不差。

歐陽黎亭將手負在身後。

他微微側身,帶出一股君臨天下的氣勢。

說出口的話,更是狂霸非常。

“請顏尚書去回稟父皇,就說這聖旨,本宮不能接。”

兵部尚書眸色一沉。

歐陽黎瑞心底卻高興起來瞭。

“歐陽黎亭!你竟敢抗旨!你要想清楚瞭,這可是死罪!”

“死罪?”

歐陽黎亭瞥瞭歐陽黎瑞一眼,傲然道:“將在外,軍令有所不受。父皇並不知道戰事何等嚴峻,本宮身為北淵太子,自然要做出對北淵有利的決定!”

“你就是故意的!你這是謀殺!”

歐陽黎瑞扭頭,對著兵部尚書怒道:“舅舅,還不派人將他拿下!雲墨那邊,換我去談!”

本王不吃軟飯

Tags: